刘丧醒来,正看见那个叫小云的小姑娘给他摆粽子。刘丧分明记得自己跟算哥在一块,怎么一眨眼就到了这里,总不能是太爽了灵魂出窍,穿越了吧?

    以至于刘丧沉默了半天,看这个粽子的摆法,应该是在给他摆贡品,他伸手要摸小姑娘发顶,不过意外的是他居然能碰到,可他的身体仍然是半透明的,奇怪,他怎么又到了这里,如果说上次是壁画的幻觉让他看到了不真实的东西,那么这次又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小姑娘本来打算偷吃贡品,手刚摸到粽叶就被刘丧摸了一下脑袋,给吓得“叽”一声迅速蹲在地上,手上的粽子也骨碌碌滚了好远。

    “鬼嬢嬢!小云不是要偷吃!别别别生气!”

    “我没生气,你在干什么呢?”刘丧顺着小姑娘的姿势也蹲下来,叹气里带上几分无奈,毕竟上次就试图纠正了,小姑娘还是会叫他“鬼嬢嬢”。

    听到刘丧说没生气,小云才敢抬起头来偷偷看,看到刘丧这个“鬼”没有架子的蹲下来跟她平视,胆子也大了几分:“今天的粽子很好吃,小云拿几个来给鬼嬢嬢吃!嗳、鬼嬢嬢端阳节也吃粽子吗!”小云兴致勃勃的说着,又端起一杯雄黄酒,用胖乎乎的手指沾了沾,高高举起试图给刘丧也画一个,“今天桑姐姐给小云画了‘王’,小云也要给鬼嬢嬢画一个!这样鬼嬢嬢就不会被坏虫子咬了!”

    “好吧,给你画。”刘丧依言垂下头来给小姑娘画,可是小姑娘碰不到刘丧,手指直直的穿过了刘丧半透明的身体,小姑娘有些气馁。

    “鬼嬢嬢画不到附身符……那不也吃不到粽子啦?那嬢嬢能吃其他东西吗?鬼嬢嬢会饿肚子吗?啊……饿肚子好难受,鬼嬢嬢好可怜呜呜呜……”说到这里小姑娘皱起胖乎乎的小脸,眼里包起一泡泪水,甚至真心实意的心疼起刘丧是不是吃不了东西要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刘丧看着突然哭起来的小女孩,顿时手足无措,半透明的头,痛起来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点什么,小姑娘已经给他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:“懂了!鬼嬢嬢不需要吃饭!鬼嬢嬢像话本子里的那样都是吸男人精气为生!”

    刘丧:?

    “小云。”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,黑蔷薇踩着一双细长高跟,穿着一身翠绿色提花旗袍正从院门走进来,刘丧看见她今日画了点口脂,那一点鲜艳的红色衬得她容貌更甚,微微上扬的眉梢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风情。

    刘丧与她确实有些相似。